剛果,英烈的歲月-電影中的葉慈情詩

剛果,英烈的歲月-電影中的葉慈情詩

創作與孤獨的關係,我覺得葉慈(William Butler Yeats)最懂,一句「一股寂寞而愉悅的衝動」(a lonely impulse of delight.)勝過千言萬語。有什麼比「寂寞感作祟激起的渴望」更能描繪創作這件事了呢?

這句話出自葉慈的「一個愛爾蘭飛行員預見死亡」。

剛果/ Congo 1995

是以「侏羅紀公園』而聞名的作家邁克·克萊頓的作品改編而成的電影,互看不順眼的女主角與男主角(商業菁英vs. 呆頭教授),在搭乘飛機時,女主角問男主角:「為什麼會想教猩猩說話?」男主角回答:「A lonely impulse of delight.」(一股寂寞而愉悅的衝動)

當女主角說出:「William Butler Yeats」,因而有了一點共鳴,周遭空氣立刻變得溫暖起來。

英烈的歲月/ Memphis Bella 1990

英烈的歲月是空戰片,是二戰傳奇轟炸機「曼菲斯美女號」真實故事改編。片中,機組員之一的丹尼是個多愁善感的文藝青年。在任務空檔之際塗文寫詞一番,同袍起鬨下,他朗讀了這首詩。

(在戰鬥前夕引這首「一個愛爾蘭飛行員預見其死亡」,真是個烏鴉嘴啊…)此段文字及詩詞翻譯引用自:「部落格紅茶與西洋棋」

An Irish Airman Foresees His Death I know that I shall meet my fate Somewhere among the clouds above. Those that I fight I do not hate, Those that I guard I do not love. My country is Kiltartan Cross, My countrymen Kiltartan’s poor, No likely end could bring them loss Or leave them happier than before. Nor law, nor duty bade me fight, Nor public men, nor cheering crowds, A lonely impulse of delight Drove to this tumult in the clouds; I balanced all, brought all to mind, The years to come seemed waste of breath, A waste of breath the years behind In balance with this life, this death.

一個愛爾蘭飛行員預見死亡/譯文引用自網路

我知道我將與命運相會 在雲端之上某處 我所戰鬥之人,我並不仇恨我所守護之人,我並不眷戀 我來自於基爾塔坦格洛斯我故鄉貧困的同胞們 沒有什麼能使他們更添損失或使他們快樂增於往昔 我之戰鬥,不為法律、不為責任不為政客、不為歡呼群眾一股孤獨的喜悅悸動 驅使我沉浮於雲霄我思前想後,歷歷在心未來的日子似已枉然虛擲同過去的歲月平衡於此生之際,此死之刻

延伸閱讀:漫步柳樹下-電影中的葉慈情詩

延伸閱讀:當你老了-電影中的葉慈情詩

延伸閱讀:詩人的電影生平 poets in the movie

延伸閱讀:電影中的萊特1(Frank Lloyd Wright)建築—古根漢博物館,恩尼斯之家,馬林郡市政府

剛果,英烈的歲月-電影中的葉慈情詩 有 “ 8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